欢迎致电:4000-6000-75 服务时间:9:00-18:00

互金范官方微博

weibo@互金范

互金范官方VIP群

QQ群:530737849

您的位置: 首页网贷银企流动性“松紧” 表外收缩猛、表内监管盲点难消

银企流动性“松紧” 表外收缩猛、表内监管盲点难消

2018-06-27 11:56:37  154

互金范理财返利平台导读;

6月26日,为稳定半年末资金面,保持银行体系流动性合理充裕,人民银行重启公开市场操作,开展中标利率为2.55%的800亿元7天期逆回购交易,对冲到期的1700亿元逆回购,净回笼900亿元。

  而6月24日,中国人民银行宣布7月5日起下调多家银行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总计释放约7000亿资金。

  在这形式下,多位银行人士对本平台表示,目前银行间市场资金面相对宽松,并呈结构分化,即月内宽松,跨季紧俏,但平稳跨季预期没问题。

  对此,央行也在26日公开市场业务公告中表示,从历年规律看6月份是财政支出大月,越临近月末支出力度越大,预计未来几日财政支出吸收央行逆回购到期等因素后还将推高银行体系流动性总量。

timg (15).jpg

  但在降准、多次公开市场操作产生的银行间市场流动性相对充裕的情况下,即使此前已针对实体经济、小微企业等进行两次定向降准和扩大MLF担保品范围等操作,企业市场流动性仍然紧张。

  银行间市场流动性充裕

  受降准预期影响,以及机构对季末资金早有准备,即使是26日净回笼900亿元,资金面也保持相对宽松。在资金面方面,降准对银行间市场信心提升明显,月内资金持续宽松。

  北京地区某股份行交易员告诉互金范理财返利平台“月内资金最为宽松,26日隔夜Shibor下跌4.6bp报2.5180%;7天资金因为已跨季,从25日起价格就一直在上升,26日7天Shibor涨0.5bp报2.8310%,14天Shibor涨2bp报3.7800%;其余Shibor跌多涨少,长期资金相对宽松。”

  西部地区一城商行交易员也表示,目前同业拆借利率、质押式回购利率都是涨跌互现。“26日融出资金的机构很多,尤其是月内资金几乎算是泛滥,但7天跨季资金还是相对紧俏的。”该交易员表示,“目前7天融出价格多在4%左右,最高有加价到10%以上,属于供不应求。月内融出和长期融出则相对平稳。”

  证券首席经济学家表示,今年监管意图是希望银行间市场流动性保持稳定充裕,并可以将较低银行间市场利率传导到实体企业中。此外加上6月末财政支出还会给银行提供流动性,目前银行间市场流动性是充裕的,跨季没有问题。

  流动性惠及企业滞阻

  今年以来,为缓解流动性紧张,支持小微企业与实体经济,央行前后已进行三次降准操作,如果再加上支持小微企业、绿色经济的扩大MLF担保品抵押范围和投放4639亿MLF续作,今年已累计通过银行释放了近1.5万亿的流动性来支持以小微企业为代表的实体经济,但为何企业流动性紧张依旧?

  互金范理财返利平台查阅多家银行业金融机构了解到,这是因为目前去杠杆大背景下流动性本来就要求比以前紧张。而且,表外回归表内后,以前大量通过表外融资的企业融资需求变为贷款回归银行,但表内资产又受到监管指标等限制,银行贷款自然紧俏。再者,是监管趋严加大对不良贷款的问责,银行不愿意把钱放给资质不好的小微企业。另外,目前银行贷款周期和企业需求周期不匹配,造成企业资金周转紧张。

  西部地区一家城商行信贷经理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降准补充流动性减少银行各项指标合规压力,但产生的多余资金很难对冲表外回归表内需要缴纳的存款准备金,银行信贷增速也难以覆盖以前表外融资需求。“更重要的是,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根本问题,即信用制度和抵押品缺失并没有解决,即使银行获得了对小微企业的贷款流动性,在不良贷款问责制度下,银行也不敢把钱都投给小微企业。”

  央行最新数据显示,5月银行对实体经济发放人民币贷款1.14万亿,但委托贷款、信托贷款、未贴现的银行承兑汇票等表外融资渠道净减少4215亿元,直接融资渠道也不畅,新增社会融资仅7608亿元,环比腰斩。

  甘肃地区一家村镇银行负责人告诉互金范理财返利平台,从当地真实的企业投资来看,经济逆周期下包括小微企业在内的多数实体企业扩张需求并不旺盛。前两次定向降准、包括以往定向支持小微企业的再贷款和再贴现而释放给区域性银行的资金,实际情形是区域性银行把钱拿在手里,但好企业你求别人贷别人也不想贷,差企业银行又不敢放,要不就只能是违规操作资金流向。

  “大企业、好企业、政府类贷款都被大银行抢了,城商行、农商行、村镇银行、农信社等区域银行在不良贷款问责制度下,都面临有钱放不出去的问题。”该村镇银行负责人说,“此外,目前企业因为投资需求而产生的资金需求并不多,需求银行支持的企业主要流动性问题是短期资金周转压力和债务压力,即贷款期限和还款期限不匹配问题和此前大量举债造成的付息压力。”

  另外,虽然监管要求将降准释放的流动性资金主要用于小微企业,但在实际操作上监管其实很难监测资金真实去向。

  “以前说表外监管难,但表内同样监管难。”浙江地区一位接近监管部门的人士说,“银行的确会每月把报表、合同上报,但其间有多少关联交易?比如一个大公司控制了多少家小公司,钱给小公司后会怎么流动?比如供应链上放钱给小公司,下游大公司会不会提出延迟支付货款?目前地方监管部门很难做到全方位穿透监管。”

 


免责声明:本站系本网编辑或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相关阅读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