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致电:4000-6000-75 服务时间:9:00-18:00

互金范官方微博

weibo@互金范

互金范官方VIP群

QQ群:530737849

您的位置: 首页热点对于中国股市2019年开启渐离底部之旅预期的分析

对于中国股市2019年开启渐离底部之旅预期的分析

2019-06-26 12:07:29  161

互金范理财返利讯:市场有人预期2019年股市将开启上升空间,持续7年的股市底部是否开始脱离底部,胡月晓:在既有的政策框架下,欧美货币当局都面临通胀过低的问题,继续走下去就不得不面临两个选择:是推高通胀预期?还是再扩大货币宽松?


在全球范围内,世界经济至今未脱离危机阴影,发达经济体近期又在酝酿新一轮的货币宽松和经济刺激计划,而前期讨论货币退出的声音言犹在耳。中国经济则自2012年进入“底部徘徊”阶段以来,至今已历时7年,笔者的2019年开启渐离底部之旅预期,远未得到市场主流认可。


货币不紧,经济不兴


就成熟市场而言,作为发达经济体,2008年危机后的经济激励政策主要围绕货币政策展开。发达国家都是消费型经济体,且其消费模式和金融密切相关,没有金融支持消费增长就无法实现,没有消费金融的支持,不仅耐消品,就是一般的稍微金额大点的支出,如需要3个月及以上的旅游项目,也会受到影响。这是西方社会储蓄率偏低的历史现实,所决定的社会经济特征。金融是经济的核心,同样的说法在中外是不同的:西方金融体现在消费支持方面,中国金融体现在投资支持方面。


2008年的金融危机,显然重创了西方的金融体系(也仅此而已),衡量金融机能大小的货币乘数急速下降,美国、欧、日都先后下降到了危机前的1/3-1/2水平,其中以美国最为迅速和剧烈,其下降过程表现为了显著的“断崖式”特征。为防止金融突然收缩对消费进而对经济的冲击,发达市场先后采取了极度货币扩张政策,即QE。



从危机来源的角度,发轫于美国的2008年金融危机的根源,是始于2003年的美国货币持续宽松,货币持续宽松在美国引发了房市繁荣和次贷泡沫,在欧洲则引起了政府债务泡沫(政府很容易为讨好选民的超负荷福利政策在市场上融到资),在两大经济体的泡沫先后破灭后,欧美面对货币过松带来的危机,应对之策都是投放更多的货币!一个泡沫破灭了,日子不好过了,那就制造另一个更大的泡沫,以此来摆脱当前的困境。


不反思造成危机的原因,却试图“以毒攻毒”,这是典型的反市场经济的做法。货币持续过于宽松,导致了泡沫的不可持续,最终破灭。正确的应对政策应该是回归货币中性,让市场自动出清。更宽松的货币政策只能阻碍出清,延长经济低迷局面。


得益于危机后恰逢信息技术又一轮产业化高潮期,以智能手机为代表的互联网经济的应用,本应很快带动全球经济走上正轨。然而,反奥地利学派回归经济自然做法的西方政策,不但使自身经济不能正常调整,也使全球经济处于危机阴影中的时间不断延长,以致至今未能走出。


在这一反调整的路线上,西方至今并未有改变迹象。最新的政策演变思路是:提升市场通胀预期。即在社会对通货膨胀的预期没有提高,或预期的通胀目标没有看到之前,维持货币宽松状态。危机后货币超宽松政策的理由是避免萧条,当前维持货币宽松的理由是推高通胀!然而,经济和通胀之间的“菲利普曲线”关系,早在20多年前新经济时代刚来临时,就已失效!


中国经济转型需要低通胀环境


在既有的政策框架下,欧美货币当局都面临通胀过低的问题,继续走下去就不得不面临2个选择:是推高通胀预期?还是再扩大货币宽松?综合危机前还是危机后的通胀走势,显然可见货币和通胀间早已不再呈现传统的密切联系。货币既不能推动经济扩张,也就不能提高需求,自然也就对通胀无影响。


对于中国经济的转型目标来说,降低价格预期是比提升通胀预期更为正确的应对政策。笔者就一直认为,中国应该力促通胀运行在2下方,认为合适的水平应该在(0.5,1.5)间,中国经济要能顺利上台阶,一场有序、可控的微型通缩,其实是很有必要的。从根本上来说,中国的经济转型只能通过市场调整自发实现,不可能通过国家投资、行政调控,以计划经济的方式实现;转型从形式上是淘汰旧的、发展新的。在这一过程中,偏低的价格环境,有利于市场压力增加,从而促进经济调整的进行。维持低通胀环境,对当前中国经济和社会的现实意义还在于:中国经济所处的“底部徘徊”阶段,决定了经济位于适宜增长区间底部的长期性,维持偏低的通胀水平,不仅可以提高社会对经济转型期间的偏弱经济容忍度,而且可以加速中国经济的“出清”。


偏高的通胀环境,显然不利于“去产能”和“去库存”的实现,从而延缓了经济转型和产业升级的进程。中国过剩产能“出清”缓慢,经济转型和产业升级缓慢,实际上表明了中国价格体系整体水平过高的状态。从宏观经济政策实施的角度,“去杠杆”处在我国“供给侧改革”体系的核心。“去杠杆”要求实行中性偏紧的货币政策;为顺利实施中性货币政策,降低预期通胀水平是一个政策实施的必要条件。 “供给侧改革”更多地是针对生产者来说,价格下降基本上就等同于成本降低;价格下降带来的竞争压力上行,自然加速了落后产能的“出清”;价格降低,企业自然会有压库存的动力。在整体价格体系下降台阶后,以基建投资为主要内容的“补短板”,在同样的力度下,也会更有效果。


发展并维护一个低通胀环境,是中国经济实现经济转型的必要条件。从消费的变化走势看,2017年后中国消费才真正进入了下降通道。显然是价格水平过高,制约了真实需求的增长。当前中国消费的疲软状态,不是楼市调控、汽车等耐消品增长放缓的结果,而是消费整体的回落。


中国偏紧货币无碍经济复苏


经济转型过程同时也是资源和要素重新配置的过程。由于资本市场在资源重配过程中的重要性,股市在政策目标体系中的重要程度自然提高。市场认为,虽然货币的政策效应转向中性,但出于促进资本市场繁荣的目的,扩张货币也应成为政策选择。


对比中外资本市场在危机前后的表现可知,股市指数的涨跌和经济、货币间的关系,已不再和过去那么紧密。海外股市的持续上涨,并非是货币宽松、经济增长的结果,而是股市持续“缩容”的结果。2009年,美国上市公司总市值为15万亿,占GDP比重为104.6%;2018年,同样数据为30万亿和165%,而同期指数差不多上涨了2.2-2.9倍,标普500由1115上涨到2506、纳指由2269上涨到6635、道指由10428上涨到了23327。正因为经济内在动力不足,美国企业在货币宽松环境下采取了普遍的回购和私有化行为,加之2017、2018年海外资金集中回流,使得美国资本市场自2003年起就发生“去股权化”趋势异动升高;2019年后,美国海外资金回流不再,股市颓势和波动性立马呈现。可见,美国股市的上涨,靠的是“缩股”,而不是领先全球的经济。在中国投资市场上,楼市、债市、股市、衍生品、期市、信托等各类别市场的发展,已使得全资产配置成为投资界不二选择,资金团在市场间依次涌动造成的市场间依次繁荣局面,将不会再出现。经济转型进展和市场本身发展,是决定中国资本市场现阶段表现的主要因素,经济基本面将决定中国资本市场未来的平稳运行主趋势。


中国货币过度深化的环境已持续了很长时间,因此货币与通胀间关系趋弱的情况也适用于中国。有人认为中国过多货币带来的价格上涨压力,都落在了资产价格上,尤其是房市价格。资产泡沫和商品通胀成为独立走势,本身就说明,具体品种价格的上涨,货币只是条件而已!


楼市泡沫显然已成为中国经济转型的最重要障碍!楼市泡沫不仅催生了社会的颓废心态,破坏了社会从事实业的氛围,而且增加了社会的投机氛围,固化了社会阶层,增加了全社会的商务和生产经营成本,造成了存量货币“脱实向虚”的空转行为,更使得新增货币难以注入实体经济!中国宏观杠杆过高的局面,在很大程度上是楼市泡沫持续发展的结果。坚持楼市的持续调控方针,基本上就等同于执行“去杠杆”。


货币扩张在西方甚至连通胀预期都难抬升,这意味着货币对总需求和经济扩张效应的不确定性在增加!虽然货币扩张不一定会造成通胀,但这也并不意味着可以任意使用货币扩张,来实现通胀以外的其它目标。货币的经济政策效应表现如何,从根本上取决于经济增长内在运行体系的变化,比如是否存在闲置资源、是否正处于内在动力增强期,这也从另一个角度提供了中国经济所处发展阶段的判断:中国货币政策的效应自2012年起转为中性,自2018年起逐渐恢复积极。这说明,中国经济自2012年起进入底部时期,2018年实际上已临底部末期;2019年将开启离底之旅!


(文章来源:http://www.hujinfai.com/news/3475.html)

免责声明:本站系本网编辑或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相关阅读

热门排行